大牟新闻
大牟新闻>财经>又有私募冠军栽了!举牌退市股出事后最新进展来了

又有私募冠军栽了!举牌退市股出事后最新进展来了

你还记得三年前因欺诈退出市场的新泰电气吗?

由于新泰电气在2015年被中国证监会调查,其上市和退市在2017年终止,私募“敢死队”在此期间两次提高新泰电气的执照,因此提供渠道业务的信托公司“躺了下来”。

2018年初,遭受重大损失的投资者将私募信托公司告上法庭。

一年多过去了,基金经理最近在判决文件网站上发现,许多投资者对新泰电气的诉讼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然而,有一类投资者起诉案件已经完成了第二次审判。第二审判法院裁定,如果案件被发回重审,必须出具陈述!

到底是什么?请仔细听基金经理说。

新泰电器的私人配售是谁?

说到新泰电气将于2016年发行两次的私募及相关信托产品,每个人都不陌生。

是的,它是创世香。它成立于2009年。2013年,它超过了徐翔收入的120%,推动了当年收入的90%,成为私募的冠军。此后,他再次以超过300%的利润捍卫了2014年的冠军头衔,成为第一个连续两次获得冠军的私募股权投资者。

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2016年,创石祥因踩上雷新泰电器而损失2亿元,随后失踪。

根据新泰电气2016年财务报告,在2016年十大流通股名单中,创仕祥拥有的两个私募股权产品和创仕祥控制的三个信托产品占据5个席位,共持有4.58%的股份。

根据当时的公告,即使在新泰电气发布了可能于2015年7月暂停上市的风险公告后,创世祥仍通过其16个私募股权产品和信托计划两次募集新泰电气。

随着监管的日益严格,中国证监会将把新泰电气撤出市场。

新泰电气走上退市之路后,接连出现十几个下跌。其股价从14.55元降至1.48元。

创仕祥创始人黄平最终亏损近2亿元,导致该产品进入清算线,投资者要求赎回。

同年11月,创石祥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中国证监会没收8000多万元人民币。

2019年5月,中国基金协会宣布撤销20家运营异常的私募基金经理,其中包括广州创诚尚投资有限公司,前私募冠军创石祥已正式从江湖中消失。

信托计划持有者发起“财富之战”

尽管新泰电气已于2017年8月28日终止上市和退市,但24万名股东的财富已经化为乌有,这非常痛苦。

然而,散户投资者和私募股权持有者只能默默地接受这样的结果。

在这场财富之战中,信托计划的持有者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

2018年1月,赵姓投资者诉广东蔡玥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蔡玥信托”)和广州创成商投资有限公司(创成商)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判决的结果未在判决文件中在线披露。但是,从基金管理人最近发布的二审判决来看,一审判决中,越秀区人民法院裁定,赵投资者应承担未能证明索赔损失与蔡玥信托公司业绩之间因果关系的不利后果,并应自行承担相关损失。

显然,赵投资者对一审判决不满意,继续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蔡玥信托公司因未能履行其“个人管理”义务而被起诉

根据判决文件,赵姓投资人提起诉讼,理由是蔡玥信托公司违反了《信托法》规定的个人管理义务和《信托合同》规定的审慎有效的管理义务。

赵某认为,得知新泰电气的财务欺诈和退市风险,他两次购买了新泰电气的股票,并要求蔡玥信托公司和创成行公司以合同履行中的重大失误为由赔偿投资损失。

关键是,在这场维护财富的战斗中,投资者提起诉讼,因为他们认为蔡玥信托没有履行其个人管理义务,违反了信托合同中根据信托法规定的审慎有效的管理义务。

也正是基于这一原则,广州中级法院支持赵投资者的起诉请求。

广州市中级法院认为,一审判决未查明蔡玥信托公司作为信托关系的受托人,是否亲自处理信托事务,是否履行了审慎有效管理的职责,是否存在违约行为,是否给赵建造成损失。这些问题是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也是本案审判中必须查明的基本事实。

因此,广州市中级法院认为一审判决的基本事实不清楚,将案件发回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重审。

广州中级法院问四大问题

在庭审中,蔡玥信托公司辩称,所有信托管理事务均由本人进行。履行了职责,履行了诚信、审慎、有效的管理义务。没有违反合同。它认为赵建索赔的损失计算是错误的,与此无关。

然而,创士祥公司直接“甩了锅”给蔡玥信托,声称自己不是信托合同的对方,已经履行了作为投资顾问谨慎勤勉的辩护义务。

因此,广州中级法院在判决书中提出了四个主要问题:

问题1:蔡玥信托能举出证据推翻原告的证据并支持他的辩护主张吗?

具体而言,赵建一审证明其投资损失,并提供中国证监会[[2016]120号行政处罚决定,证明蔡玥信托公司未能履行其亲自办理信托事务和履行职责的管理职责。

虽然处罚决定针对创投公司及相关责任人,但事实部分确定“包括‘蔡玥信托与创信研究’在内的37个信托计划、私募股权产品的投资顾问或产品经理均为创投公司;上述产品的基金经理是黄平,产品的投资决策和交易决策由创石祥公司和黄平做出。上述账户交易的选择、决策和下单应由创成商公司全权负责。产品账户交易计算机的mac地址与创成行公司计算机的mac地址高度一致”。

迄今为止,赵建已经完成了其索赔的基本举证责任。作为履行义务的一方,蔡玥信托公司是否提供了足够的证据推翻上述支持其辩护主张的决定?

问题2:蔡玥信托在知道新泰电气有退市风险的情况下两次举牌。这种行为是否符合“通过受托人的专业管理寻求信托财产稳定增值”的信托目的?

根据信托合同,委托人将资金委托给受托人,目的是“通过受托人的专业管理寻求信托财产的稳定增值”。因此,受托人应当履行其职责,“履行诚实、信用、审慎和有效管理的义务,为受托人的最大利益处理信托事务”。

法院认为,本案中,蔡玥信托公司分别于2015年7月15日、11月27日和12月10日发布了三份公告,承认该公司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受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存在重大会计差错。即使在新泰电气于2016年2月29日发布了另一份关于暂停上市风险的暗示性公告后,它仍发行了两笔新泰电气的大宗股票。这合理吗?符合信任的目的吗?这是否违背了协议规定的“审慎”管理义务?

问题3:驳回原告关于蔡玥信托在一审判决中未能履行其信托管理义务的主张是否有充分的理由?

广州中院表示,在蔡玥信托公司未将其立场告知委托人赵建的前提下,仅以赵建当时未对此提出异议以及信托合同未规定此类股票不得用作投资标的为由,否认赵建关于受托人未能按照合同履行信托管理义务的主张是否足够?

问题4:原告和被告是否就“承担信托投资风险”达成一致?

广州中院表示,虽然赵建在认购风险报告书末尾确认,他完全理解并愿意依法承担相应的信托投资风险,但赵建承担的风险是否包括报告书中规定的“管理风险”,即受托人未能按照相关法律政策和相关法律文件履行其应有义务给信托计划带来的风险?

如果是,相关协议是否是提供标准条款的一方放弃其责任、增加另一方的责任并排除另一方主要权利的情况?它有多有效?一审判决也没有进行分析和筛选。

此外,另一位名叫郭先生的投资者也将蔡玥信托及其投资者告上法庭。广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明,要求一审法院再次查明蔡玥信托公司作为信托关系的受托人,是否履行了亲自处理信托事务的职责,是否履行了诚实、信用、审慎、勤勉的职责,是否违反了合同,给郭投资者造成了损失。

如何跟进,基金经理和每个人都会拭目以待...

本文来源于中国基金会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500万彩票网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快3